当前位置:主页 > C生活区 >六旬翁守农场养家糊口要长命百岁照顾智障妻儿 >

六旬翁守农场养家糊口要长命百岁照顾智障妻儿

时间:2020-06-18 来源:C生活区 作者: 点击量:987次

六旬翁守农场养家糊口要长命百岁照顾智障妻儿(大山脚4日讯)妻子失常,还生了3名智障儿女,六旬老翁陈美祥只能无语问苍天。如今,他挺着虚弱的身躯,天天在农场守门养家糊口,及担起照顾妻儿的重担,生活堪怜。“我希望自己能长命百岁,如果我比他们(妻儿)早死,他们就惨了……”陈美祥说着,眼神露出一丝忧伤。年老体衰的他,每每想起妻儿往后的生活便感忧心,但自己又无能为力,只能祈求自己多活一天,以期能照顾妻儿多一天。66岁的陈美祥是农场守门工人,与妻子关秀珠(60岁)育有3名子女,即长女萍萍(36岁)、次女萍秀(33岁)及幼儿国明(25岁),一家五口住在峇东埔本南地一家农场内的破旧木屋里。陈老伯活到这年龄,命好的该是退休享福了,但天意弄人,当年妻子过门后,便发现她异于常人,随后生下的3个孩子,都有智障问题。陈老伯接受《》专访时透露,妻子有精神病,每天只会重複做同样的事,一大清早便搭巴士到大山脚市区游蕩,晚上才回来,根本无法照料孩子的生活起居。“我的3名孩子一出世就是智障儿,二女儿的双脚无力、行动不便,大女儿和小儿子行动都没问题,他们都听得懂我讲的话,只是不懂得回应。”妻儿的问题,令陈美祥百般无奈,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靠自己的双手,撑起这头不幸的家,为妻儿遮风挡雨。陈老伯的体质偏弱,常会头晕,左眼也生膜。他现在每天的工作,是看守一间农场的大门,为进出的罗里开门关门。善心的老板每月支付他800令吉薪金,让他可以养活妻儿。他们住的木屋也是由老板提供,每月的水电费也由后者支付。如今物价高涨,800令吉的收入对陈美祥一家来说已不足够,陈美祥之前每月领取的300令吉福利金,也被中止了半年。中心指孩子能自理 拒收留独自照料3名智障儿及失常的妻子,陈美祥直言:真的很苦、很累!但这是上天的安排,他也只能默然承受一切。“真的很辛苦,但身为丈夫和父亲,我不可能让他们饿死,所以我不能倒下,我要活得长命一点,才能照顾他们,如果我死了,他们就没人照顾了!”听了陈老伯这番话,着实心酸。他曾带着3名孩子到槟岛一家迟钝儿童收留中心求助,但中心负责人表示,因为其孩子能自理,所以中心无法收留。“我真的希望有一天离世后,有福利机构能收留我的妻儿,至少有人看顾他们,不会饿死。”获悉陈家的情况后,杨庆传已在2週前安排福利局官员到陈家探视,协助三姐弟申请残疾人士(OKU)卡,以申请福利援助金。“因为陈家三姐弟的情况无法到医院检查身体,所以我们安排医生到陈家为三姐弟检查身体,OKU卡已在申请中。”业主也同意让陈老伯维修破旧的木屋,因此他会向政府申请协助维修屋子的基金,及提供适当的协助。另外,七里香从8月起,会赞助陈家每月300令吉的生活费,为期一年,并移交众人捐献的4包白米给陈家。许国川说,该会接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到陈家调查,对陈家的悲况寄于同情之余,也会给予协助。该会也呼吁有意捐助陈美祥一家的社会善士,可联络他012-4788 331。(CYY)陈家一家五口居住的破旧木屋,环境卫生很差,屋内空气闷热,一片凌乱。本报记者日前在峇东埔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旺阿兹莎的助理杨庆传及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总务许国川陪同下,前往探访陈氏一家。秀珠一早便带着萍萍外出,国明则坐在大门旁看广告刊物,萍秀则蹲在客厅的地上静静的吃饭。只见碗盏装着一些饭菜,是陈美祥一早外出打包的食物,但食物上沾满苍蝇,萍秀边吃边喃喃自语,完全不理会记者的到来。残旧的厨房里,电灯已失灵。灶上放着一锅隔夜食物,陈老伯说,这是平日一家人从早到晚的食物。“我们只是随便吃,能吃饱就好。身上穿的也是人家给的旧衣,吃都没钱了,更不用说要穿新衣服。”他说,本身兄弟姐妹众多,但各有家室及负担,他们偶尔来探望他时,会给他一些生活费。怜惜妻子 精神异常 仍娶过门陈美祥忆述,当年秀珠是在媒人介绍下和他成亲,第一次提亲见到秀珠时才发觉她精神异常,父母曾阻止他俩结合,但他怜惜秀珠的情况,毅然将她娶过门,婚后一直照顾她至今。陈美祥小时与父母住在柔府,60年前,一家人才搬到本南地居住。年轻时当过工厂员工、建筑工人等。婚后,他们生下女儿萍萍,后来发现她举止异常,经医生诊断,证实她有智障问题。3年后次女萍秀出世,她天生双脚缺陷,同样是智障儿;接着出生的幼儿国明也面临相同命运,令陈老伯哀伤不已。儘管如此,他还是把3名孩子送入学,萍萍读到初中三,国明小六毕业,萍秀则因行动不便,才没去上学。他说,3名孩子都听懂他人讲话,只是不会回应,他们在学校都很温顺,没有伤害他人,反而常遭同学欺负。“孩子在学校被欺负,我们身为父母的都不敢出声,谁叫我们穷,孩子又有问题,但怎幺会不心痛呢?”关秀珠年轻时便开始精神失常,在家胡乱责骂丈夫和孩子,在无计可施下,唯有每天让她外出走动。秀珠每天一大清早便搭巴士到大山脚市区,四处游蕩,有时候会帮咖啡店业者洗碗碟换取食物吃,晚上10时许,会自己搭巴士回家。陈老伯说,妻子在外头不会打人骂人,在家里就会乱骂家人,有时候还会带着萍萍一起外出。秀珠虽能自理,但不会照料孩子的生活,这些重任都落在陈美祥身上。他工作地点就在家前不远,可一边工作一边看顾孩子,老闆也很谅解他家的处境。他每天一大清早便骑脚车到杂货店买菜,如果没空煮食,就由儿子随便煮给家人吃。有时候,他会外包食物给孩子。他说,二女儿因双脚无力,行径也比较怪异,所以需要人看顾。大女儿和小儿子虽然不懂事,但偶尔还会帮忙做一点家务。唯一叫他放心的是,3名孩子都不会伤人,但为了孩子的安全起见,他限制孩子只能在住家附近活动,除非是妻子携带出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