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哇生活 >巴西贫民窟里的艺术家 >

巴西贫民窟里的艺术家

时间:2020-07-08 来源:U哇生活 作者: 点击量:215次

Vidigal原是里约热内卢声名狼籍的贫民窟,狭小民宅、毒枭本营却拥有无敌海景。欧美人士挖掘了这块璞玉,几经改造后现已是许多人想入住的区域。

AlexGillot是三年前来到Vidigal贫民窟的。「当时我和几个朋友计画一起遍游南美洲,而里约本该仅是旅途中一个停靠点,但当我踏到此地内心却决定再也不想离开了」。

那是2011年的夏天,她25岁。「一开始我们是住在步行距离的青年旅馆,非常便宜且小巧可爱,离海非常近。一晚我们参加聚会有了爬上山丘的机会,当我见到这片海景便决定往后的人生要定居于此。」

事实上对于Vidigal不熟悉的人来说,这里从四○年代开始便是个过度拥挤、充满暴力与毒品、汇集了来自全巴西最贫穷省分居民的贫民窟。七○年代时Vidigal曾经臭名喧腾并挤进了更多的人口,而今约有一万上下的居民,约是三千多户人家,由山上直达海边的主要道路PresidenteJoãoGoulart两侧多数为两三层楼高的窄小屋子,外观上颇为整齐,不见隐藏的车道与楼梯。

「当我决定留下来定居时曾和一名挪威女朋友一起找房,结果两天就搞定了。光是想到一个年轻欧洲女孩想定居在这贫民窟就令人兴奋!」Alex第一个住所月租金约90欧元,「它位于山丘上,视野极佳但光线不足湿气亦重,且四处发霉。」几个月后当她的室友离开后,Alex与在地知名的艺术家WilsonAlexandre合力以街上捡拾来的回收材料与木头建造了一间充满颜色的屋子。

巴西贫民窟里的艺术家

与贩毒首脑的对谈

Alex不仅有个很忠于自我的个性且绝对难以令人忽视:高大个头的白种肤色、亮金色髮质且穿着打扮华丽宛如孔雀,Vidigal区的居民无人不知,而且爱极了她。

「在伦敦我曾是时尚彩妆师,自从住在这儿后我负责安排社区各项文化艺术表演活动,最近可说是一个企图适应环境并且想重新找到自我空间的外国入侵者。」

Alex并不是唯一选择这里的年轻欧洲人,里约日益高涨的住房相较于这里拥有的绝美好景与少有摆阔的中产阶级等,都是与所谓高级地段Copacabana和Ipanema有明显区隔的选择,加上自从2011年开始警方全面取缔曾是地盘老大的毒贩首脑们之举让此地居民再也无提心吊胆度日。

不过Alex与她加州的友人MaryGordon却是在毒枭聚集此地时就已来到此地。「听起来或许奇怪,但却是令人感到安心的,没有窃盗也没有暴力事件的发生。当我开始入住时就有人告诉我必须去和贩毒首脑报告。他对我说想住在这里完全没问题,有时我去参加派对遇上不礼貌的年轻人时,他的人马也会立刻出面保护我!」

Alex是在自己结婚当天认识原籍美国的Mary,她是她的婚礼化妆师。Mary是2010年开始定居于此,现已与RodrigoCarvalho结婚。「我是在一场funcky舞蹈聚会中认识他的。警察还没来到这儿前,有非常多这类的派对而现在已全被禁止。我和Alex一样原是旅行而后决定定居。」31岁的她以私人英语家教为生,先生Rodrigo来自另一个更大的贫民窟。「比起我的出生地,这儿的生活宁静多了,也少了许多暴力事件。我们拥有较大的空间,警方的确是为大家扫蕩了毒枭,不过有时与居民说话的吆喝姿态也不是太好。」

巴西贫民窟里的艺术家

成为外国移民地的风险

Mary仍偶尔会察觉自己的外国身份,儘管这儿已是西方创意者与艺术家的新乐园,但本质上仍不脱是个贫民窟,住着许多依然困顿的人们。「仍是有人对我投以彷彿额头上刺了美元符号的外国人,儘管我有许多朋友,但我仍然要费力地去争取一辈子生活在这儿的劳工朋友们的接纳。」

Mary不确定是否一辈子都会定居在里约:「也许未来会搬回美国离家人近些,或者如果与Rodrigo一直继续下去,就会考虑买个公寓,不过在另一区房价较能负担得起的地方就是。」

自从Vidigal换上一身时尚新衣后,所有消费也跟着水涨船高。关于这部分RosalieBegalla最清楚。23岁来自巴黎的她是在一次往马赛的火车上听见人谈论此地的,她听说同为法国人的NadineGonzalez到此为当地年轻人开设了时尚学院,而她所学正好是视觉设计,于是便联繫上共同策划伸展台的发表会。接着她飞到此地并在学校附近与其他外国人合租了公寓,有马戏团表演者、舞者等,着实给她难忘又学习颇丰的生活经历。

Rosalie每月的房间租金为183欧元,不过那却是友谊价因为当时房屋在整修重建中,现已涨为367欧元。对于Rosalie的亲身经验,社区组织也提出他们的担忧,因为原始居民已经逐渐无力负担过高的生活消费,儘管这些外国人的确带来了文化与不同的生活方式,他们被迫逐渐往更郊区移动,或者回到多数人来自的东北方,所以这种情形也需要某个程度的控制,以免让此区全部沦为外来移民者的天下。

「有超过700为外来移民者在短短的近几年中购买了此区的房产!多数是法国人、西班牙人与德国人,也有不少的葡萄牙人和义大利人。对多数欧洲人来说贫民窟的房价简直是最好的投资,转手便能赚进五倍的获利卖出或出租!」长期关心里约在地居民权益的非营利组织CatalyticCommunities的TheresaWilliamson说道。

在主要道路PresidenteJoãoGoulart开了一家房屋仲介的SilviaDespachante也提出了明确的数据:「20年前一个两房的屋子只要6100欧元,如今没有4万6千欧元是买不到的。至于租金更是令人却步,15mq的单人套房要价183欧元而我手里还有长长的名单排队等着要!」

然而为了改善原始居民外移的困境,26岁的SaraJunger正筹划了一个名为AlberguedaComunidade的计画。这个计画主要协助外来找屋的青年学子们找到家里有空房可供出租的寄宿家庭。她以拍照整理资料上传网路的方式让学生能够透明化的沟通与选择:「起初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幺这幺多人想来住在这个时常缺水、缺电和没有网路的地方,后来我发现身处其中很自在,心情步调可以很悠闲缓慢,且有大自然环绕,儘管我面对极困难的挑战,但我想我还是能够为社区贡献一点什幺吧。」

巴西贫民窟里的艺术家

上一篇:
下一篇: